《白蛇传·情》如何成就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_光明网

《白蛇传·情》如何成就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_光明网
作者:肖扬  6月9日,根据猫眼专业版最新数据,《白蛇传·情》总票房超1347.6万元,打破戏曲电影《李三娘》历史纪录,成中国影史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  《白蛇传·情》由张险峰执导,国家一级导演莫非担任编剧,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国文华表演奖获得者曾小敏和国家一级演员文汝清领衔主演,王燕飞、朱红星联合主演。  《白蛇传·情》灵动的仙侠水墨风画面,每一帧都是精美壁纸,将国粹的创新展示形式发挥到极致。  导演张险峰介绍,《白蛇传·情》在画面上融入了宋代美学上所追求的简约、留白及气韵,保留了传统戏曲精髓,也注入了东方美学意境。影片呈现的每分每秒,背后都有关于戏曲艺术与电影艺术之间分寸的考量,比如说在戏曲舞台上,表现巨浪滔天是多位演员挥水袖,以写意的方式来表达,但电影呈现不能这么做,它需要借助电影特效,将巨浪滔天的震撼场景再现,这才是符合观众预期的。  与过去大多数采用实景拍摄的戏曲电影不同,《白蛇传·情》创新了戏曲电影的表达方式,在类型化上作出重大突破,通过前沿4K技术及大量视觉特效,把许多在舞台上无法呈现的宏大场景一一呈现在大银幕上,使戏曲电影更添魅力,是戏曲电影的大胆创新之举。  为追求极致的东方美感呈现与震撼的视觉效果,影片特效部分由澳大利亚、新西兰、中国深圳三地顶尖特效团队共同完成,以奇幻化的效果呈现了戏剧舞台抽象化的“盗仙草”“水漫金山”等经典桥段,其中“水漫金山”的特效镜头展现巨浪滔天的宏大画面,不惜工本呈现长达6分钟。  值得一提的是,《白蛇传·情》在豆瓣评分8.2,成功“出圈”,让很多年轻观众第一次在银幕上见到粤剧电影,惊叹于这部戏曲电影带来的“焕新”感:从没料想到戏曲电影会这么拍,效果如此令人惊叹,即便听不懂粤语也能领略这部粤剧电影的唯美、细腻、宏大。  【文化旁白】  中国电影不应缺少戏曲的弦歌  尽管戏曲电影一直以来都在尝试着自我突破,但却始终难改其“小众的沉迷”,在电影市场上也处于乏人问津的“弱势”状态。然而,正在上映的粤剧电影《白蛇传·情》的成功“破圈”,让人看到了戏曲与电影也能够成功地融合在一起,为观众打开一个通往电影新世界的大门。  从1905年的《定军山》开始,中国电影的起源跟戏曲就有密切关系。戏曲电影可谓是中国电影的独有现象,是中国气派和东方美学的天然代表,然而,戏曲与电影的结合一直以来缺少有效的方法。因为这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鸿沟需要跨越——戏曲以表意为主,演员原地不动就能表现出挥鞭千里的动势,而电影讲究纪实,都挥鞭千里了,演员还在原地,那就是“bug”,所以,戏曲和电影根本是不同美学体系的艺术形式,如何成功地融合在一起?这个问题困扰了戏曲电影创作很多年。  之前,中国的戏曲片在电影化的方面还是相对保守,创作者在“打破传统”方面有颇多顾虑,一些优秀的戏曲剧目虽然被搬上大银幕,并通过多角度的电影拍摄方式呈现,然而,它的核心还是满足戏迷对传统戏曲的欣赏习惯与需要。这样一来,戏曲的原汁原味得到了保留,但却更像是在电影银幕上看舞台演出,没有达到“戏曲+电影”的叠加效果,想“破圈”吸引更多观众显然不太可能。  而此次的《白蛇传·情》最大的成功,就是找到了将戏曲中的“虚拟”部分呈现出来的方法,而且能够与观众的理解和想象达成共识。《白蛇传·情》中,以宋代水墨的影像气韵与戏曲艺术形成一种默契,给电影注入了东方美学的唯美意境,将电影语言的优势尽情发挥,无论是荷叶罗裙、小桥轻舟、白雪飞花的婉约细节,还是袈裟结界、水漫金山、法杖威严的宏大动作场面,都演绎到极致,让观众见识到了古典戏韵的独特魅力,全然浸入其中。  《白蛇传·情》中,“真”的一面也被放大了。戏曲是真艺术,演员的唱念做打难度极高,是属于一名演员毕生的努力才能达到的艺术境界。而《白蛇传·情》恰恰通过电影的方式,让戏曲演员的唱腔声韵、举手投足都以写实的方式发挥出来。女主角曾小敏在电影里能文能武,跨越花旦、武旦和青衣三个行当,水袖风动,展现的是戏曲演员几十年积累的真功夫,那种行云流水的恢弘气势,让观众感受到一些商业动作大片所不能带来的“灵魂体验”。  中国电影行进的方向上,不应该缺少戏曲电影的弦歌,中外戏剧史论专家谢柏梁曾经提到过一个数据能够证明戏曲电影并不缺少观众——越剧电影《红楼梦》,初步估计仅仅在1978年就有观众12亿人次之多。而其他如越剧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黄梅戏电影《天仙配》的观众,也都是以5亿、10亿为基本单位的。  如今,《白蛇传·情》凭借1347.6万的票房成为了中国影史戏曲类电影票房冠军,与这个头衔相比,更重要的意义是帮助戏曲电影找到了通往观众的一条道路,找到了与年轻观众对话、沟通的方式。中国戏曲堪称是一座东方宝藏,然而,对于当下的很多年轻人来说,戏曲艺术的欣赏是有门槛的,理解也是有代沟的,而《白蛇传·情》在保留戏曲精髓、呈现优美唱腔的同时,焕发出了一种贯穿古今的新的生命活力。  中国还有那么多的经典戏曲,如果都能够找到合适的方式通过电影媒介进行再度创作,让古老的人文精神、珍贵的文化在大银幕上魅力重现,那将是国人莫大的幸福。(肖扬)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